重機1 重機2 重機3
  這是一個少年的夢。

  他希望在春天的深夜時啟程,出海口泛起了濃霧,綿延到四周盆地的
山腰上,只露出墨綠的頂峰。當滑行經過河岸時,鷺洲上載著白茫茫的月
,霧水在安全帽上刮成水珠,勇氣凝結在心頭,他決定一鼓作氣。

  他希望在夏天的午後抵達,切過半島山脈的起點,乍見一整片深藍色
的洋,就如北方的山一樣的墨。在北國從未見過的植物,引誘著他的目光
、挑逗著他的好奇,少年抬頭張望,公路與山脈,收在遠方的海面上,留
下廣闊與自由。

  船,北方也有,但都是在河裡,從未有這麼大的。巨得似乎是載滿寶
物,搖晃著,不知道要去哪裡。少年並不知道,海的另一邊,也有陸地。
(他以後會知道)

  他希望在秋天的傍晚離開,半島已經開始颳起落山風,一陣一陣、越
來越強。最後一道日落在車左方,霞雲用最妖冶的色彩,張牙舞爪地佔據
了半邊天,橙色與藍紫色,寧靜的。

  蘆葦,少許花絮開始飛舞,在半島山脈上輕輕點綴。少年想起了家鄉
,成山成片的蘆花,把山蓋成了厚重的雪,再紛紛飛離。留下的乾草,總
會在清明時,被燃灰星火一發不可收拾地燒光。

  他希望在冬天的早晨回到,公路從筆直開始彎曲、坡度逐漸上升,路
旁的綠籬將路面越擠越窄。大紅朱槿依然不分四季吐著蕊,遠遠地看,好
像掛滿了紅絲帶,好不真實。

  在一座被爬牆虎吞沒的宅門前,少年下車,脫了安全帽,空氣冷得將
他的氣息化成白煙。一旁車子也吐著白煙。

  「我回來了……」少年說。但無人應門。

  在冬天,一切已經太遲。少年沒有第二個春天。
  而故鄉的焦土,雨後總能再抽出嫩綠。年復一年。
創作者介紹

慾嬌龍の感官標本室

StevenR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